“心腹干政”事件让日韩关联结果付诸东流 日对韩外交高开低走-新

“心腹干政”事件让日韩关联结果付诸东流 日对韩外交高开低走-新

2017-01-04 13:58

  2016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继承打着所谓“积极和平主义”旗帜,推进“俯瞰地球仪外交”,以应对朝鲜核威胁和中国崛起为借口,在东北亚地区重点运筹,改善与韩国的关系,谋求打造严密的日美韩安保合作框架。

  不外,安倍没想到的是,只管他以设立“慰安妇”受害人支援基金的手腕,在2016年年初实现了改善日韩关系的突破,但年底韩国总统朴槿惠就因身陷“心腹干政”事件而受到国会弹劾,面临下台危机,使急速热乎起来的日韩关系不到一年就再度面临伟大变局。曾令安倍得意的对韩外交在2016年堪称高开低走,有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可能。

  解决“慰安妇”问题曾是双边关系重大突破

  日韩关系作为东北亚地区重要的双边关系,一直都很奥妙。两国虽同为美国的盟国,但关系却时常不冷不热,特殊是缭绕历史认知和国土纠纷问题,两国还常常一触即发。

  对此,美国急在心里。美国常务副国务卿布林肯就曾明白表现,美日韩三边合作是美国推行“亚太再均衡”战略的基石,而包含“慰安妇”问题在内的日韩抵触不仅妨害了日韩合作,也使美日韩合作大打折扣,有损美国利益。

  为此,美国始终踊跃推进日韩在解决“慰安妇”等问题上彼此妥协,美国总统奥巴马2015年甚至还曾亲身露面,分辨做安倍和朴槿惠的工作,“盼望(日韩)艰苦的历史问题得到解决,在东北亚地区出生面向将来的关系”。

  而第二次执政以来主打“鸟瞰地球仪外交”的安倍也逐步清晰了今后日本的外交安保战略,即借助“亚太再平衡”战略,以牢固的日美同盟为基础,着力改善与韩国的关系,打造日美韩三边安保合作框架,并将政治和安保资源都用在应对朝核威逼和中国突起上。

  由此,在美国“老大”的斡旋下,安倍以日方出钱、韩国出人,设立解决“慰安妇”受害人援助基金为钓饵,胜利感动了急于在任期内解决这一问题的朴槿惠,双方在2015年底放出了一个大消息???日韩间达成懂得决“慰安妇”问题的“最终且不可逆”的共同协议。

  日韩两个盟友在历史问题上“握手言和”的新闻一出,天然令美国苦海无边。美国国务卿克里第一时光发表申明称,美方以为这将有助于弥合伤痛,以及改良美国这两个最重要盟友之间的关系。克里还为日本背书并强调,日韩共鸣将使“慰安妇”问题得到“最终且不可逆的解决”,称颂安倍和朴槿惠的“勇气和远见”。

  随后日韩关系剧本仿佛一如美国所愿。为了趁热打铁,安倍政府其后岂但畅快地拿出了10亿日元 (约合5800万元国民币) 的“慰安妇”基金资金,而且还在去年4月发表的外交蓝皮书上一改2015年有关日韩关联中“韩国事日本最重要的邻国”的平庸表述,将之进级为“韩国是与日本领有独特策略好处的最主要的邻国”。该蓝皮书还将2015年 12月日韩达成的解决“慰安妇”问题终极协定定位为“日韩关系呈现的重大冲破”。

  能够说,日韩关系借以2015年底解决“慰安妇”问题为打破口,获得了从前多年都不实现的进展,日本由此取得了宏大的保险跟外交利益。而在2016年间,以应答朝核要挟为借口,日美韩三边各个层级的和谐与配合较往年更加密集和亲密,议题也远超东北亚地域范畴,甚至波及到了南海问题,尽显日美加快推动日美韩三边安保协作的司马昭之心。

  韩国今后外交政策料将保持均势

  然而物极必反,安倍曾满心愿望借日本的主席国身份,于2016年底在东京主办中日韩三国引导人峰会之机,促成朴槿惠到任以来首次访日,以进一步坚固日韩改善关系的一系列成果,使本人的2016年对韩外交成功收官。但朴槿惠却因国内“亲信干政”丑闻愈演愈烈而遭国会弹劾停职,导致此次峰会无奈成行,使得安倍的如意算盘终落空。

  剖析人士指出,2016年一年明天将来韩关系改善所取得的进展,超过了此前日韩几年甚至十多少年关系发展的积聚。但值得留神的是,2016年韩国外交方向的转变以及日韩达成的一系列协议,基础上都是朴槿惠专断做出的决议,在韩国国内尚未构成一致看法。鉴于韩国奇特的政治体系,使得总统的个人作风对外交政策影响颇深,跟着朴槿惠提前下台的可能性大增,韩日关系必定受到重大影响,前景堪忧。

  首先,对朴槿惠与安倍达成的日韩解决“慰安妇”问题的最终协议,韩国国内大多数大众一直相称不满。韩国下届政府上台后,必然会为此要求重新会谈,提出新的请求,“慰安妇”问题将可能再次成为恶化日韩关系的导火索。

  其次,有关日韩 《军事件报维护协议》,过去多年韩国都没有批准与日本签署,朴槿惠的前任李明博甚至在该协定签署前反悔,就是由于韩国国内对与日本开展安保合作反对声音极大。而朴槿惠却应用国内政局凌乱期匆仓促与日本签订。目前,有意参选韩国下届总统的潜在候选人均明确表示将从新审阅这一协定,可以预计韩国下届政府即便不能公然颠覆这一协定,履行起来也会大打折扣。

  第三,朴槿惠的外交政策过于情感化,从执政初期积极发展对华外交敏捷改变为对日美一边倒,而这并不合乎韩国的外交和安保利益。韩国下届总统的潜在候选人广泛认为韩国今后外交政策应持续维持均势,在保持美韩联盟的基本上,平衡发展与中、日、俄等国的关系,以保护韩国外交的独破性。因而,韩国下届政府执政后必然会对朴槿惠的极其外交政策进行调剂,全力修复因“萨德”问题受损的韩中关系。

  面对韩国海内政局的激烈变动,安倍政府对日韩关系远景的见解也一改此前的英姿飒爽,开端变得谨严忐忑起来。有日本媒体报道称,在韩国国会通过针对朴槿惠的弹劾案后,日本外务省官员就一脸愁云,担忧日韩关系所取得的结果很可能付诸东流,而安倍身边人士更是担心地表示,首相的外交尽力最终可能过眼云烟,“东亚的力气平衡将面临再次被攻破的局势”。(记者 丛云峰)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